党群工会
母 亲
2019/01/09 编辑:徐晶 浏览量:1656

       前几日,表弟一大早兴奋的打来电话跟我报喜,自己终于当爸爸了,有了自己的小棉袄。就在我开心地恭喜祝贺他的同时,脑海中却浮现着弟媳产后虚弱无力憔悴的容颜。又是一位新手妈妈,她将要经历母亲的成长之路。
       年少时总觉得“母亲”这个词太过沉重和生疏,没有口语中“妈妈”来的自然亲切,自然就不喜欢也不怎么习惯使用,即便是在学生时代习作时也不拿出来常用。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了自己的家庭后才开始慢慢体悟感知母亲这个角色,开始习惯使用“母亲”这个比较书面的词语。只有当自己已为人母才会对这个词语和母亲这个社会的角色有了全新的认知和感受。
       季羡林先生在回忆母亲的文章中说到自己有两个母亲,一个是自己的生母,一个是自己的祖国。鲁迅先生在回忆母亲的文章中提到自己母亲幼年时常是靠趴在私塾窗下偷偷的学习常识,又经历了中年丧父老年丧子的悲恸却依然乐观坚强。而想到自己的母亲时,脑海里浮现的第一幕竟是她干瘦皱褶,指节变形凸立的双手。记忆里她的双手总是沾满了菜油,油光光的,红彤彤的。因为没有固定工作,在我儿时母亲便在矿区的生活区自己卖小食做生意,但我从未仔细去观察过她的双手……直到自己有了大女儿,医院里母亲抱孩子到我面前喂奶时我低头摸到她硬硬的指节,干硬的指甲划过我的手时有点疼。也是从那时起才开始重视起母亲的点滴来,回忆中的点点笔墨开始让我对母亲这样的社会角色开始有意的去了解和思考,同样是母亲,我将要承担的这个角色该如何演绎?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婚前十指不沾阳春水芊芊女子,出门必是沐浴更衣化妆打扮,当妈后竟可以一天不洗脸穿着睡衣满屋转。从人前精致的小妖精到背后的黄脸婆,只有过来人才会体会到一个新手母亲都在经历什么,才会这样的狼狈不堪。
       前几日小闺女闹肚子发烧呕吐半夜里烧到39°。在焦虑和担心中煎熬了一整个晚上,一早驱车赶到儿童医院进行化验抽血,哪里还顾得自己发烧感冒声带发炎整个人都是紧绷的,看到验血时孩子哭闹痛苦的眼神心都碎了,恨不能自己替她承受所有的病痛。在儿童医院的病区里与我境遇相似的母亲大有人在,她们大多头发蓬松凌乱,双眼布满血丝,嘴唇干裂失水,衣服压得皱褶,有的衣裤甚至还有脚印或是污渍的痕迹,哪里还见的半分往日清爽干净的模样。每个母亲都在经历着一场浩劫,一场中年人的狼狈和艰辛。
       母亲们都爱自己的孩子并且不计回报。曾经看到母亲为给患有高草酸尿症的成年儿子延续生命,毅然决然把自己半个肝,一个肾给了儿子。这样一个真实报道“只要儿子能活,别说肝和肾,命都可以。”字字坚定,句句戳心。中国的母亲大都这样想把最好的留给孩子,甚至自己的生命。
       我也一样,曾经以为只要自己努力把最好的东西给我的自己孩子,让她做最幸福的孩子。随着大女儿渐渐进入第一个叛逆期,她学会顶撞自己,眼眸里使出现了厌恶的眼神时,我的心被刺痛了,困惑了。难道我的努力付出在孩子眼里一文不值吗?孩子与我渐行渐远,再也看不到她见到我时就喊妈妈抱抱的稚嫩身影;孩子与我越来越陌生,再也听不到她跟我一条被窝叽叽咯咯没完没了……
       我经历着中年妈妈的惶恐不安,深夜里无数次为她的叛逆流泪,为她的冷漠伤心,为自己努力而辛酸,甚至怀疑自己做不好母亲,担不起这份责任。我的孩子究竟想要什么?为什么她的眼里没有感恩和温暖?
       爱的太多,给了那么多:优质的教育资源,丰富的物资基础,礼物愿望一应供应齐全,却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讯,毫无回应。偶然,我听到了涂磊的一番话:“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以聚合为目的的,只有一种爱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的爱。父母成功的爱,应该是让孩子尽早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从自己的生命中分离出去。”于是开始释然,我和孩子的矛盾在于,我所给的并非都是孩子想要的,即便再好的东西,当一个人不需要时都毫无价值。
       回想龙应台在《目送》中的片段,看着她与孩子无数次背影的交错后的失落,慢慢才明白书中写的:“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世不断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的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母爱应当是跟孩子渐渐分离,得体退出的生命过程,爱不必太多,为了他的未来,我要学着并试着防守,做一个内心热烈但外表淡然的母亲。加油,“母亲”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